当前位置:永翠资讯网两性国内做切除后乳房再造的不足5% 早期发现再切也不晚
国内做切除后乳房再造的不足5% 早期发现再切也不晚
2022-06-17

国内做切除后乳房再造的不足5%

王翔:当发现一侧乳腺癌,切除乳腺的同时做一期再造,很多乳腺外科及整形外科医生是比较提倡的。但是,在我国,接受这类手术的患者比例不超过5%。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认识程度问题,多数人有顾虑,尤其是得癌症后,大多数普通人还是以治病救命为主。另外,费用较高也是障碍之一。如果是在整形专科医院做,双侧乳房再造需要数万元且可能需个人负担。但总体上看,这类手术的接受度是处于上升趋势。

基因检测在国内尚处于科研阶段

李惠平:遗传确实是导致乳腺癌发病的原因之一,这一点是明确的,主要体现在BRCA1和BRCA2两个易感基因上。和西方国家相比,我国由遗传导致的乳腺癌相对较少。资料显示,欧美国家女性BRCA1基因突变的比例是15%~20%,一旦BRCA1基因发生突变,患乳腺癌的风险为65%~85%;而BRCA2基因发生突变,患乳腺癌的风险为45%~85%。这种几率在国内要低得多,无论是BRCA1还是BRCA2发生突变,患乳腺癌的风险可能连10%都不到。

王翔:在国内,这类基因检测还处于研究阶段,国家卫生行政部门尚未正式批准对外服务,所以也没有相应的收费标准,即使有的医院能做,也是用科研费来支持的。BRCA-1/2基因突变的种类繁多,且突变位点广泛地分布在整条基因上,为检测带来了困难。检测方法有的全面,敏感,特异,但费用较昂贵;有的经济费用低,但工作量大,耗时长;总之,所有方法都有一定的缺点,会造成一定误差。我预计,如果将来能正式对外做这类基因检测,费用大概在万元以上,不同方法的费用会有所区别。

早期发现双侧切除效果一样

王翔:我认为朱莉这种做法某种程度上属于过度预防。她在没有得乳腺癌之前切除乳腺,基于发现BR-CA1基因突变。其实,肿瘤的发生是内在因素和外在因素等多因素长期作用的结果,绝不会是某一个单一的因素。我相信这类预防性切除手术在西方国家也并不普遍,在国内更难以推广,也可能是对医疗资源的浪费。

当患者一侧乳房患乳腺癌,检测出基因有问题时,对侧乳房得乳腺癌的几率会很高。这时,在欧美一些国家,医生会建议做双侧切除。由于他们的整形外科技术比我国更为普及,有条件的女性会同时做双侧乳房的整形或再造手术,即所谓的一期成形或即刻再造手术。也有部分进行延期再造的,即在乳腺癌的所有治疗完成后约2-3年或更长时间再做二期成形手术。因为二期手术相对更为繁琐耗时以及其他问题,所以符合条件者我们还是推荐做一期成形更好些。

像朱莉这样知道自己有家族史而又有基因突变者,只要足够重视,通过定期筛查,发现时通常也是早期的病变,这时再切除恐怕也不晚,效果也是一样的。

朱莉37岁已有6个孩子,作为明星,她对自身的外形有较高要求。我相信她肯定是请了当地最好的整形外科医生为她手术,如果说她有乳房整形的意愿,再加上有BRCA1基因突变,一举双得,何乐而不为呢?因此,一般人群还真不应该盲从。

李惠平:有乳腺癌家族史,只能说你有比较高的患乳腺癌的风险,可不意味着你就一定患乳腺癌。在没有发病之前,就做乳腺切除,应慎重考虑,至少不应提倡。

目前,乳腺癌的治疗技术已经很成熟,而且早期乳腺癌通过规范化的综合治疗,可以达到95%的临床治愈(10年的复发风险〈5%),即便是二、三期得乳腺癌,通过规范化的系统治疗,10年的复发率也不到15%。

预防性乳腺切除有风险

王翔:为什么说是5%,不能说风险降到0呢?因为这类切除手术是要保留乳房皮肤、乳头和乳晕的,其周围少许的腺体也要保留,就有发生乳腺癌的可能。如果全部切除干净,乳头乳晕就会出现坏死,从而影响外形的效果。

在欧美和我国的一些大医院,也不是有基因突变才做双侧切除和成形,部分不适合做保乳手术的病例,切除双侧乳腺后马上由乳腺外科或整形外科医生做一期成形手术。“20年前,在还没有发现BRCA1和BRCA2基因时,就有人因为其母亲、姨妈、姐妹得了乳腺癌,就来医院要求做双侧乳腺切除,甚至不要求做整形。当时医生也有给做的,但这并不被多数乳腺外科医生所认可,觉得风险太大,有可能招致医患纠纷的风险。在目前的医疗环境下,国内的医生更是不敢轻易接手这种预防性切除手术。

李惠平:以前我在临床上也遇到过这样的患者,因担心患上乳腺癌而做了预防性乳腺切除。但是随后几年,她会发现因为切除乳腺带来了严重的生活上的不自信。有些切除乳腺的女性总是感觉失去了什么,还出现了焦虑、抑郁,甚至导致夫妻感情不和,这些问题给人带来的健康风险不亚于患乳腺癌本身产生的健康危害。

永翠资讯网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714900906